版本鑑定——這是什麼?



 

問題:版本鑑定——這是什麼?

回答:
簡單的說,版本鑑定是一個方法,用於確定聖經的原始手稿所說的內容。 聖經原始手稿丟失了,隱藏了,或不再存在了。 我們所擁有的是成千上萬的原始手稿的副本,可以追溯到公元 1 世紀到 15 世紀 ( 新約 ) ,追溯到公元前 4 世紀到公元 15 世紀 ( 舊約 ) 。 在這些手稿中,有許多細微和幾個顯著的差異。 版本鑑定是研究這些手稿試圖確定原始讀本實際上是什麼。

有三個主要方法來鑑定版本。 第一個是公認本。 公認本是由一個名叫伊拉斯謨的人在公元 1500 年編寫的聖經手稿。 他拿到他能夠找到的有限數量的手稿,並且將它們編譯成最終眾所周知的公認本。

第二個方法被稱為多數文本。 大多數文本採用了現在可以找到的手稿,比較差異,基於出現最多次的讀本,選擇最可能正確的讀本。 舉個例子,如果 748 份手稿寫到“他說”,而 1429 份手稿中寫到“他們說”,多數文本就會選擇“他們說”作為最可能的原始讀本。 主要的聖經翻譯沒有一個是基於大多數文本。

第三種方法稱為臨界或折衷的方法。 折衷的方法需要考慮內部和外部的證據以確定最可能的原始文本。 外部的證據讓我們提出這些問題:這種讀本出現在多少手稿中? 這些手稿的日期是什麼? 這些手稿是在世界的哪些區域發現的? 內部證據提出這些問題:什麼會導致這些不同的讀本? 哪個讀本可能會解釋其他讀本的來源?

哪種方法是最準確? 這就是辯論開始的地方。 當這些方法首次介紹給某人的時候,這個人通常選擇大多數文本作為應該使用的方法。 它本質上是“多數規則”和“民主”的方法。 然而,這裡有一個區域問題需要考慮。 在教會的最初幾個世紀,絕大多數的基督徒用希臘語說話和寫作。 在公元 4 世紀,拉丁語開始成為最常見的語言,尤其是在教會。 從拉丁文聖經開始,新約開始被複製,以拉丁文代替了希臘語。

然而,在東方基督教世界,希臘仍然是教會中占主導地位的語言,持續了 1000 多年。 因此,絕大多數的希臘語手稿來自東部 / 拜占庭區域。 這些拜占庭的手稿都非常相似。 他們可能都起源於相同的一些希臘語手稿。 雖然很相似,但拜占庭的手稿與在西部和中部地區的教堂中找到的手稿存在眾多差異。 總結:如果你以三本手稿開始,一本被複製了 100 次,另外一本被複製了 200 次,第三本被複製了 5000 次,哪一組會有多數決定原則? 當然是第三組。 然而,第三組與第一組或第二組一樣不可能有原始讀本。 它只是有更多的副本。 版本鑑定的臨界 / 折衷的方法給了來自不同區域的手稿同樣的分量,儘管來自東方的手稿佔有絕大多數。

關鍵 / 折衷的方法如何在實踐中起作用? 如果你在各種翻譯中比較約翰福音 5:1-9 ,你會注意到根據臨界方法,第 4 節翻譯就缺失了。 在公認本中,約翰福音 5:4 寫著“因為有天使按時下池子攪動那水,水動之後,誰先下去無論害什麼病就痊癒了”為什麼使用臨界的方法,這節經文就從聖經翻譯中缺失了? 折衷的方法如下: (1) 約翰福音 5:4 的文本在大多數最古老的手稿中沒有出現。 (2) 約翰福音 5:4 的文本出現在所有拜占庭的手稿中,但在非東部的書稿中出現不是很多。 (3) 與其說一個抄寫員會添加一個解釋,不如說抄寫員會刪除一個解釋更為可能。 約翰福音 5:4 使為什么生病的人想進入池子更為清楚。 為什麼一個抄寫員要刪除這句話呢? 這沒有意義。 為什么生病的人想進入池子的這個傳統被添加,它就有了意義。 作為這些概念的結果,臨界 / 折衷文本不包括約翰福音 5:4 。

無論你認為版本鑑定的哪種方法是正確的,應該帶著優雅、尊重和善意討論這個問題。 基督徒可以在這個問題上存在分歧。 我們可以討論方法,但我們不應該攻擊那些與我們在這個問題上不一致之人的動機和特性。 我們所有人擁有共同的目標——確定聖經最可能的原始措辭。 有些人只是用不同的方法來實現這一目標。


返回中文首頁

版本鑑定——這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