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必要的邪惡 這樣的事 嗎?



 

問題:存在必要的邪惡 這樣的事 嗎?

回答:
迪特里希·布霍費爾曾 經 寫道 , "比作惡 更糟的是成為 邪惡。"這句話是用來 為他在 二戰期間暗殺希特勒 的 陰謀 中的 行 為辯護 。 暗殺是一 件 邪惡的事情 , 但是一些 人 , 包括布霍費爾 , 稱 它 為必要 的邪惡 , 相比 大屠殺 更大 的邪惡 。 聖經中支持 "必要 的邪惡 " 這個 概念 嗎?

我們 可能 首先應該定義"邪惡"這個詞。 我們發現聖經中對這個詞有 兩種不同的使用 : 自 然災害和道德 缺失 的 ( 壞 ) 行為。 在以賽亞書 45:7 , 提及上帝創造 了 邪惡 : " 我造光,又造暗;我施平安,又降災禍:造作這一切的是我耶和華 " ( 新譯本 ) 。 在這段 經文中 邪惡這個詞的意思是"災難 " 或"災禍" 。 這處經文對立的並行性將災禍與平安直接相對。 意思是 上帝帶來和平時期 與災禍時期 。

表示壞事 或 不道德的其他類型的邪惡 在馬太福音 12:35 中提到 , 其中 一個" 善 "人與一個"惡"人 作對比 。 參見 士師記 3:12 , 箴言 8:13 , 約翰 三書 1:11 。

與"必要的 邪 惡 " 這個 問題 相關的 兩個定義都必須檢查。 約拿 是 神 所呼召 的先知 , 宣布 對 尼尼微城 的 審判 ( 約拿書 1:2) 。 沒有順服, 約拿 試圖 乘船逃跑 。 上帝就派可怕的、肆虐的風暴破壞這 艘船 , 船上的人擔心他們的 生命 。 因此 , 約拿同意 被拋下船 , 當他 挨到水面的時候 , 上帝安排了一條大魚吞了約拿 , 他在魚腹中三日三夜 。 對約拿來說, 風暴和在魚腹中的時間 是"邪惡的" ( "災難" 的意思 ) , 但它們都是 "必要" 的 邪惡 , 要 將約拿 轉離他的悖逆 。 不僅約拿得以恢復,而且 整個尼尼微 城都得救了 ( 約拿書 3:10) 。

聖經歷史上有人做了他們 所 知道 的 錯 事 , 為了 帶來 一種感觀的 " 善 " 。 其中一個例子是國王掃羅 , 他 自己向 上帝獻祭而不是 等候 撒母耳 到來 。 掃羅知道 他獻祭是不對的 , 但他 的理由是 , ( 榮耀神 ) 獻祭要比不獻祭更好 。 上帝 卻不 這樣認為。 掃羅 悖逆 的結果是 最終失去了他的王國 ( 撒母耳記上 13:8-14) 。

很少會有人認為說謊不是 一種道德邪惡 。 然而 , 在舊約 的 兩個實例中 , 緊隨說謊 之 後的是一個積極的結果。 希伯來 接生婆在向法老說謊之後 似乎 受到了 上帝的祝福 ( 出埃及記 1:15-21) , 而且 他們的 行為 可能挽救了許多希伯來男孩的生命。 妓女喇合為了保護藏在她屋頂 上的 希伯來間諜 , 欺騙了 耶利哥的國王 ( 約書亞記 2:5) 。 之後 , 當 以色列摧毀耶利哥 的時候,上帝 赦免了 喇合和她的家人。 這 些謊言是"必要 的邪 惡" 嗎 ? 需要注意的是 , 聖經 沒有 特別容忍謊言。 希伯來 接生婆 選擇順 服 神的命令 而不是 法老的。 上帝 不是因為謊言而祝福 他們 , 而是因為他們順服他 。 喇合倖免於難 , 不是因為她撒謊 , 而是因為她歡迎 有 信仰的間諜 ( 約書亞記 6: 17; 希伯來書 11:31) 。 真的 , 她 的謊言 是她 隱藏他們之計劃的一部分 。 如果她沒有撒謊 , 可想而知 , 間諜 就會被殺 死——除非 上帝以另一種方式介入。 類似的論點可以說明 接生婆 的情況。 任何情況下 , 任何 謊言可以被視為兩害相權取其輕。

接生婆 的邪惡 是 必要 的 嗎 ? 喇合的邪惡 是 必要 的 嗎 ? "必要" 是一個延伸 , 即使 最終結果是積極的。 即使 謊言 看似有人受益 ,接生婆 和喇合 所做的是 有罪的 , 而且那些罪就是 耶穌在十字架上 所承擔的罪 ( 以賽亞書 53:6) 。

如果有的話 , 任何人 幾乎很少會 面臨兩害相權取其輕是唯一選擇 的 情況。 也許我們被迫 去 做令人反感或不利於我們 做出 更好判斷的 一些事 。 但是 , 考慮到上帝 想要他的子民成為聖潔這一事實 ( 彼得 前書 1:15) , 我們必須去犯罪看起來似乎不可能 。


返回中文首頁

存在必要的邪惡 這樣的事 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