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必要的邪恶这样的事吗?



 

问题:存在必要的邪恶这样的事吗?

回答:
迪特里希·布霍费尔曾经写道,"比作恶更糟的是成为邪恶。"这句话是用来为他在二战期间暗杀希特勒的阴谋中的行为辩护。暗杀是一件邪恶的事情,但是一些人,包括布霍费尔,称它为必要的邪恶,相比大屠杀更大的邪恶。圣经中支持"必要的邪恶"这个概念吗?

我们可能首先应该定义"邪恶"这个词。我们发现圣经中对这个词有两种不同的使用:自然灾害和道德缺失的(坏)行为。在以赛亚书45:7,提及上帝创造了邪恶:"我造光,又造暗;我施平安,又降灾祸:造作这一切的是我耶和华"(新译本)。在这段经文中邪恶这个词的意思是"灾难"或"灾祸"。这处经文对立的并行性将灾祸与平安直接相对。意思是上帝带来和平时期与灾祸时期。

表示坏事或不道德的其他类型的邪恶在马太福音12:35中提到,其中一个"善"人与一个"恶"人作对比。参见士师记3:12,箴言8:13,约翰三书1:11。

与"必要的邪恶"这个问题相关的两个定义都必须检查。约拿是神所呼召的先知,宣布对尼尼微城的审判(约拿书1:2)。没有顺服,约拿试图乘船逃跑。上帝就派可怕的、肆虐的风暴破坏这艘船,船上的人担心他们的生命。因此,约拿同意被抛下船,当他挨到水面的时候,上帝安排了一条大鱼吞了约拿,他在鱼腹中三日三夜。对约拿来说,风暴和在鱼腹中的时间是"邪恶的"("灾难"的意思),但它们都是"必要"的邪恶,要将约拿转离他的悖逆。不仅约拿得以恢复,而且整个尼尼微城都得救了(约拿书3:10)。

圣经历史上有人做了他们所知道的错事,为了带来一种感观的"善"。其中一个例子是国王扫罗,他自己向上帝献祭而不是等候撒母耳到来。扫罗知道他献祭是不对的,但他的理由是,(荣耀神)献祭要比不献祭更好。上帝却不这样认为。扫罗悖逆的结果是最终失去了他的王国(撒母耳记上13:8-14)。

很少会有人认为说谎不是一种道德邪恶。然而,在旧约的两个实例中,紧随说谎之后的是一个积极的结果。希伯来接生婆在向法老说谎之后似乎受到了上帝的祝福(出埃及记1:15-21),而且他们的行为可能挽救了许多希伯来男孩的生命。妓女喇合为了保护藏在她屋顶上的希伯来间谍,欺骗了耶利哥的国王(约书亚记2:5)。之后,当以色列摧毁耶利哥的时候,上帝赦免了喇合和她的家人。这些谎言是"必要的邪恶"吗?需要注意的是,圣经没有特别容忍谎言。希伯来接生婆选择顺服神的命令而不是法老的。上帝不是因为谎言而祝福他们,而是因为他们顺服他。喇合幸免于难,不是因为她撒谎,而是因为她欢迎有信仰的间谍(约书亚记6:17;希伯来书11:31)。真的,她的谎言是她隐藏他们之计划的一部分。如果她没有撒谎,可想而知,间谍就会被杀死——除非上帝以另一种方式介入。类似的论点可以说明接生婆的情况。任何情况下,任何谎言可以被视为两害相权取其轻。

接生婆的邪恶是必要的吗?喇合的邪恶是必要的吗?"必要"是一个延伸,即使最终结果是积极的。即使谎言看似有人受益,接生婆和喇合所做的是有罪的,而且那些罪就是耶稣在十字架上所承担的罪(以赛亚书53:6)。

如果有的话,任何人几乎很少会面临两害相权取其轻是唯一选择的情况。也许我们被迫去做令人反感或不利于我们做出更好判断的一些事。但是,考虑到上帝想要他的子民成为圣洁这一事实(彼得前书1:15),我们必须去犯罪看起来似乎不可能。


返回中文主页

存在必要的邪恶这样的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