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聖的笑是什麼?



 

問題:神聖的笑是什麼?

回答:
“神聖的笑”這個術語是用來描述一種現象,即一個人不可控制地笑,可能是由於被聖靈的喜樂所充滿的結果。 它的特點是一連串不可控的笑,有時還伴有昏暈或跌落在地上。 從有過這樣經驗的那些人來的第一手資料有所不同,但似乎都把它當作聖靈“祝福”或“恩膏”的一個信號。

神聖的笑這樣的經歷,從本質上說,是一個主觀的經歷。 因此,為了找到事情的真相,我們必須盡量客觀。 當我們對真理的定義取決於我們對世界的經歷,我們很快就會將我們的思維方式變成完全相對。 簡而言之,感覺不能告訴我們什麼是真的。 感覺不壞,而且有時候我們的感覺是符合聖經真理的。 然而,它們更常與我們的罪惡本質相符。 人心變化無常的本性使它成為一個非常不可靠的指南針。 “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 ( 耶利米書 17:9) 。 這人心詭詐的原則尤其適用於被稱為“神聖的笑”這一現象。 毫無疑問,在復興聚會中,人們確實開始不可控制地喜笑。 這是一個事實。 但它真正的意思是什麼?

在聖經中多次談到笑。 通常用來描述嘲笑或輕蔑的回應,正如亞伯拉罕和撒拉的情況,當上帝告訴他們說他們將在老年的時候生一個兒子,他們笑了。 一些經文使用它作為嘲笑的一個信號 ( 詩篇 59:8; 詩篇 80:6 箴言 1:26) ,還有一些經文對笑本身的本質做出尖銳的評論。 例如,所羅門在傳道書 2:2 做出以下察究:“ 我 指 嬉笑 說: 這 是 狂妄 ; 論 喜樂 說 : 有 何 功效 呢 ?”在 7:3 ,他接著說,“憂愁強如喜笑,因為面帶愁容,終必使心喜樂。”箴言 14:13 反過來說:“ 人 在 喜笑 中 , 心 也憂愁 , 快樂 至極 , 就 生 愁苦 。 ” 這些經文都是真實的:一個悲哀的人可能會笑,以掩蓋他的悲傷,而一個人可能會哭,儘管他暗自高興。 所以,情感不僅不能給我們的真理,而且我們也看到,笑並不總是代表歡樂,也可能意味著憤怒、悲傷或嘲笑。 同樣,缺乏笑並不自動意味著悲傷。 笑是一種主觀體驗。

反對所謂的“神聖的笑”最令人信服的聖經是在加拉太書 5:22-23 。 它說,“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這樣的事,沒有律法禁止。”如果節制是神聖靈的果子,不可控制的笑如何也能成為他聖靈的果子呢? 復興領導人聲稱被聖靈充滿意味著我們會因他的突如其來而有點輾轉反側。 但是,上帝會使人們表現得像喝醉或失控地笑或發出動物的聲音作為聖靈恩膏的結果,這與加拉太書 5:22-23 中聖靈表現的方式是直接相對的。 加拉太書 5 中描述的聖靈是提倡我們裡面的節制,而不是相反。 最後,在聖經中沒有人比耶穌更加被聖靈充滿,而聖經中一次也沒有記載他會笑。

鑑於這些事情,看看哥林多前書 14 中下面的這些經文還是有益處的。 保羅談到說方言。 “弟兄們,我到你們那裡去,若只說方言,不用啟示、或知識、或預言、或教訓,給你們講解,我與你們有什麼益處呢?” (v6)

“若吹無定的號聲,誰能預備打仗呢。你們也是如此,舌頭若不說容易明白的話,怎能知道所說的是什麼呢?這就是向空說話了。” (v8-9) 。

“ 弟兄們,這卻怎麼樣呢? 你們聚會的時候,各人或有詩歌,或有教訓,或有啟示,或有方言,或有翻出來的話,凡事都當造就人。 若有說方言的,只好兩個人,至多三個人,且要輪流著說,也要一個人翻出來。 若沒有人翻,就當在會中閉口,只對自己和神說就是了。 ” (v26-28) 。

“ ... 因為神不是叫人混亂,乃是叫人安靜。” (v33) 。

在那些日子裡,許多人在教堂用別人聽不懂的語言說話,因此,保羅說他們在教堂是無用的,因為講話的人不能用他的話語啟示他人。 同樣可以應用到神聖的笑上面。 (保羅問)它有什麼益處呢? 除非我們用啟示、教訓、知識和真理彼此說話。 再一次,他說,“讓一切為著啟示成就。”他以下面這句話結束了他的論點,說,“神不是叫人混亂,乃是叫人安靜,”明確表示,他不希望教會內的氣氛是混亂和無意義的,而是有知識和啟示的。

從保羅所說的話中,似乎所謂的“神聖的笑”將被劃分在對基督的身體沒有啟示的類別中,因此應該被避免。 我們已經認識到, a) 笑是一種不可靠的情感反應; b)它可以是幾種不同情感的信號; c) 它沒有完成任何有用的事。 此外,情感的無法控制與聖靈的本質是相反的。 因此,建議不要把“神聖的笑”作為一種越來越靠近上帝的方式或者作為一種經歷他聖靈的方式。


返回中文首頁

神聖的笑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