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证据支持圣经的地球年轻论的观点呢?



 


问题:有没有证据支持圣经的地球年轻论的观点呢?

回答:
有大量的证据可以支持圣经的地球年轻论的观点。不过, 地球古老说长期以来在公立学校,大型学术中心和公众媒体中是一个垄断的说法。难怪大部分科学家都在传播地球古老的观点。因为他们从小到大在学校就是这样被灌输的,在获得学位的大学也是这样学习的。他们大部分的同僚也是这样声称的。不过在科学界也响起了反对的声音,而且越来越多。 为什么?因为越来越多的科学家不得不面对越来越多的挑战地球古老学说的证据。

并不是说每一个考察这些证据的人都会反对地球古老的观点。有些深入思考这些证据的人认为它们很反常, 是有待解释的特殊现象。有些人认为它们在详细审查下根本站不住脚。更有些人认为它们是宗教狂热分子有意地曲解事实。

不能否认,宗教狂热分子会为了他们的目的有意曲解一些事实。地球古老说的狂热支持者也会在他们的事业和名声收到威胁的时候做同样的事。这是人性使然。但也不能否认有些已经被提出来多年的地球年轻论的证据并没有得到仔细的考察。当然也有很多被考证了,并且事实上越来越多的经过专业训练的科学家—在其领域的专家—都把地球年轻说当成如果不是确实的, 起码也是似乎合理的。这里有几个相关的证据以供考虑。

大陆岩石风化与化石存留。 大陆岩石风化的速度是这样的:如果不是因为构造隆升,陨星尘埃和火山熔岩,陆地 (包括珠穆朗玛峰和所有其他山峰)会在两千五百万年内风化变为平地。根据这个速度,高海拔地区的上百万年的化石早就应该风化殆尽。但是他们任然存留。这就意味着这些化石没有上百万年的高龄。如果这是真实的,整个地质柱状剖面需要重新校订(参看我们关于地址柱状剖面的文章)

地下流体液压。当钻井机打通石油的时候,巨大的石油喷泉往往会激射而出。这是因为石油处于来自其上的岩石的绝对重量的巨大压力之下。其他处于压力之下的地下流体包括天然气和水。问题是,在很多承受压力的地下流体储备之上的岩石是相对有渗透性的。这个压力应该在少于一百万年间已消弭殆尽。然而这些地下储备仍然处于极高的压力之下。再说一次,因为这些被认为极其古老的储备在地质柱状剖面无处不在,这个观测对使柱状剖面形成的一些解说提出质疑。

全球寒冷化。在19世纪,知名的物理学家和发明家开尔文男爵(威廉姆斯 汤姆森)是第一个指出如果地球是在一个白热熔融的状态中形成,它应该在比现在认为的46亿年早几十亿年就冷却到现在的温度。此后,地球古老说的支持者提出了地球的放射性衰变极大地减慢了地球冷却的速度。地球年轻论的支持者回应道,即使慷慨地承认地球放射衰变对地球冷却产生巨大影响的假设,地球冷却到现在的温度仍然应该比地球古老说支持者所认为的早得多。

月退。月亮以缓慢的速度离地球越来越远。这与潮汐摩擦和其他因素使地球自传速度减慢的事实有关。月退最早是在17世纪晚期被爱德蒙 哈雷 (就是被誉为最早预测到著名的哈雷彗星每76年光顾地球一次的哈雷,哈雷彗星也因他而得名)观测到的。考虑到现今月退的速率,事实上它是在长时间中逐渐加速,加上其他因素,物理学家认定地月系统的存在不可能超过12亿年 (您可以到http://www.creationscience.com/复习相关的数理方程式)。这比地球古老说的支持者所希望接受的要少34亿年。再说,月球离地球越近,它对地球潮汐的影响就越大。我们不可能退回到我们每天被淹没两次之前的时候。

前寒武纪锆石的氦气扩散。地球上几种不稳定元素的放射性衰变(比如釉和钍就是其中两种)产生了氦气。有些衰变发生在一种叫“锆”的晶体中。氦气从这些锆石中依据深度和温度以可知的速率扩散出去。科学家已经发现,如果在锆石里已经发生了据称十亿年的衰变,那氦气残留的就太多了-- 真是太多太多了。这显示了好像氦气没有足够的时间从晶体中扩散出来。这个观测有两个涵义。

首先,这个观测可能推翻一个作为放射年代测定法(最常见的地球古老论的年代测定技术)的基础的关键假说。因为他们对不可观测的过去做了一些假设,科学家相信釉衰变在这些锆石中进行了十亿年(参看我们关于放射年代测定法的文章)。其中一个假设就是放射性衰变在不可观测的过去一直持续存在。科学家甚至能在实验室里改变衰变的速率,但是他们大部分不相信这会在自然界中发生。不过,如果说几十亿年的釉衰变发生的太快以至于产生的氦气没有足够时间从锆石中排出,这可能是一个很强的证据证明放射性衰变的速率在不可观测的过去被大大的加快了。

第二,因为锆石是从地质柱状剖面下的前寒武纪的岩石而来,现在被接受的地球古老说的关于地质柱状剖面的解释可能需要严谨的校正(再说一次,参看我们关于地质柱状剖面的文章)。这些和很多其他关于地球年轻论的科学证据成为圣经在创世纪中叙述的神创造地球和宇宙的证据来源。


返回中文主页

有没有证据支持圣经的地球年轻论的观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