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过程如何影响圣经的启示、绝对正确和绝无错误?



 

问题:翻译过程如何影响圣经的启示、绝对正确和绝无错误?

回答:
这个问题涉及到三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启示、保存和翻译。

圣经启示的教义教导圣经是神所默示的;也就是说,神亲自指挥了这个写作过程,他指导人类作者,这样他的全部信息就为我们记录下来。圣经真的是神的话语。在写作过程中,每个作者的个性和写作风格得以表达;然而,神这样指导作者,以至于他们编写的66卷书没有错误,而且的确是神想要我们看到的那样。参见提摩太后书3:16和彼得后书1:21。

当然,当我们说到“启示”,我们单单指的是原始文档组成的这个过程。在那之后,圣经保存的教义出现。如果神去这样竭尽全力赐给我们他的话,他肯定也会采取措施来保存这些话语不改变。我们在历史上看到的是神的确这么做了。

旧约希伯来圣经被犹太文士煞费苦心地复制。诸如Sopherim、 Zugoth、Tannaim以及Masoretes 这样的团体,对于他们所复制的文本有着深深的敬畏。他们的敬畏与他们工作时严格的规定相连:使用何种类型的羊皮纸、每列的尺寸、墨水的类型以及文字的间距都是有规定的。凭着记忆写任何东西是明令禁止的,而且线条、词汇,甚至是每个字母被有条不紊地数算作为反复检查精度的一种手段。这一切的结果是,出自以赛亚的这句话现在仍然可用。死海古卷的发现清楚地证实了希伯来文本的精度。

这同样适用于新约希腊文本。数以千计的希腊文字是可用的,有些可以追溯到公元117年。这些文本中的细微变化——其中没有一个会影响信仰的文章——容易被协调。学者们得出结论,目前我们拥有的新约几乎是对原始作品保持不变。文本学者弗雷德里克·凯尼恩爵士说关于圣经,“实际上肯定的是,真正阅读每段令人怀疑的经文得以保存...可以这样说,世界上再没有其他典籍。”

这给我们带来了圣经的翻译。在某种程度上,翻译是一个解释的过程。当从一种语言翻译为另一种语言时,必须做出选择。即使这个词的意义对于现代读者不清楚,应该使用更为确切的词语吗?或者应该以牺牲更多的文字阅读为代价来表达对应的思想吗?

举个例子,歌罗西书3:12,一些翻译是指“怜悯的心肠”。希腊语中的“bowels”,字面意思上就是“肠子”,来自一个意思是“脾”的根词。其他译者选择非字面的措辞:“慈悲之心”(现在的读者认为“心”是情感的所在)或“温厚的怜悯和仁慈”或简单的“同情”。

所以,一些翻译比另一些翻译更为直白,但它们肯定都是忠于原文。歌罗西书3:12中命令的核心意义是慈悲的感觉。

圣经的大部分翻译由委员会来完成。这有助于保证没有任何个人偏见或神学会影响词汇的选择等。对圣经优美且忠实的翻译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好的翻译团队将致力于学问,让圣经为自己代言。

作为一般规则,越多的字面翻译需要越少的“解释”工作。必要的“自由”翻译对文本做出更多的“解释”,但通常更具可读性。那么有些段落其实根本不是翻译而是一个人在复述圣经。

所以,纵观所有这一切,圣经的翻译是启示的并且绝对正确的吗?答案是否定的,它们不是。神没有将他启示的应许延伸到对他话语的翻译中,尽管现在可用的翻译中很多都是质量一流,但是它们不是神所启示的,并不是完美的。这是否意味着我们不能相信翻译呢?再一次,答案是否定的。通过仔细研究圣经,带着圣灵的指引,我们可以正确地理解、解释和应用圣经。再次,由于专门的基督教翻译人员的忠实努力(当然有圣灵的监督),现有的翻译是一流的,并值得信赖的。我们不能认为翻译绝对正确的这一事实应该激励我们更严密的研究,而远离盲目致力于任何特定的翻译。


返回中文主页

翻译过程如何影响圣经的启示、绝对正确和绝无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