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为什么宗教怀疑如此普遍?



 

问题:今天为什么宗教怀疑如此普遍?

回答:
宗教怀疑不应与彻底的无神论或无宗教混淆,尽管无神论者可以被认为是宗教怀疑论者的一种类型。宗教怀疑论者可能只是严重怀疑或对宗教态度不明朗的人。实际上,宗教怀疑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著名的怀疑论者纳撒尼尔(约翰福音1:45-47) 和托马斯 (约翰福音20:25) 是耶稣的门徒,他们也有怀疑。但是今天似乎宗教怀疑的确越来越普遍。

很多事情造成了宗教怀疑论的崛起。一个是整体的文化。一千年多来,西方文化的精神是"基督教";也就是,犹太基督教的世界观受人尊敬且被教导,即使它并不总是能被活出来。早期18世纪启蒙运动时期(也称为理性时代)这点开始转变,而且持续到工业时代,那时人们知道没有障碍。在现代和后现代时代,文化变革加速,在某种程度上,是由于许多不同文化和思维方式的涌入。

巴纳集团总裁大卫•肯纳门在他的《非基督徒:新一代对基督教的真正看法是什么...为什么它很重要》一书中写到"许多年轻的美国人说生活看起来很复杂——很难知道如何忍受他们每天面临的信息、世界观和选择的冲击。年轻人经常对基督教做出的具体批评是,对于复杂文化下的生活,它没有提供深刻的、深思熟虑的或具有挑战性的答案。"换句话说,他们认为圣经对文化问题的答案太简单。社会太"复杂"而不能关注圣经"老式的"观念。他们拒绝诸如"因为圣经上说"这样的基本答案,而且他们看不到——或许他们从来没有被教导——圣经要求背后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今天宗教怀疑的另一个原因与宗教的实践者有关。遗憾的是,一些宗教人士是不道德、不诚实的,或者明显恶劣的。一些怀疑论者过去有着不好的宗教经历。根据巴纳集团,在美国千禧一代中(1985年至2002年间出生的人)宗教怀疑增长的最大原因在于个人与"基督徒"的互动,而那些"基督徒"实际上是非基督徒。宗教伪善使得很多人对曾经巩固西方世界的信仰失望并离弃。

在自称信徒的人中间,像基督的态度和行为的任何缺乏指的是个人转变的缺乏。我们被呼召要像基督。但是许多基督徒更注重于文化中的不义而不是他们自己内心的自义。他们错过了加拉太书2:20的重点:"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钉十字架的生活反对伪善。

今天宗教怀疑的另一个因素是过度依赖经验主义。想要一切都得到"证明"而毫无疑问,这样的人自然会怀疑属灵的真理,(因为)不能在实验室里将它们量化、切分或测试。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许多宗教怀疑论者接受从未被证实的自然进化理论为福音真理,却拒绝福音书中见证人对耶稣神迹的描述。

宗教怀疑也可以由于适当考虑所有宗教信仰的想法而引起——被不同宗教系统所信奉的矛盾的信仰所困惑。一群人说到有关耶稣的一件事,而另一群人说法相反。其他群体统一放弃耶稣,支持催眠术的大师或者脑哲学或者奇形怪状的岩石。这足以让任何人有点怀疑。这点困惑再加上对后现代相对主义的广泛接受,今天有很多宗教怀疑论者就变得毫不奇怪。

基于智力的宗教怀疑,本身并非坏事。事实上,健康的怀疑是一件好事——我们应该提防虚假的教导,我们被告知"…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神的不是"(约翰一书4:1)。健康、持久的信仰包含怀疑和寻求答案的权限。上帝可以承受我们的审查,而且怀疑并不一定等同于不相信。上帝呼召我们和他一起"来...辩论"(以赛亚书1:18)。

我们需要"…用智慧与外人交往"(歌罗西书4:5;参见帖撒罗尼迦前书4:12以及提摩太前书3:7),那么我们就可以参与怀疑论者的对话,带来真相。使徒彼得说,"…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得前书3:15)。听到如何回答怀疑者的指引,他立即遵循命令:"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存着无亏的良心,叫你们在何事上被毁谤,就在何事上可以叫那诬赖你们在基督里有好品行的人自觉羞愧"(彼得前书3:15-16)。在我们的后现代时代中,对待持怀疑态度的人,谦卑和尊重是至关重要的。


返回中文主页

今天为什么宗教怀疑如此普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