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圣经还存在吗?



 

问题:原始圣经还存在吗?

回答:
这个问题的答案既是“不”又是“是”。在最严格的意义上,是不,组成圣经66卷书的原始文档——有时被称为“手稿”——不属于任何组织。然而,在非常现实的方面,是肯定的,人类确实有实际的文字和书籍组成神的道。这怎么可能?为了了解最初的圣经是如何写成以及它如何与现在所读的内容相比,有必要看一下过程,它带来了原始的编译以及自那以后所发生的一切。

原始圣经的背景
怀疑论者称,从来没有一本真正的“原始”圣经。他们相信圣经是人的作品,而不是上帝的,以及它的演变经过了几个世纪的修订。

正确的是,圣经的写作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40位作者花了近1500年的时间,圣经是由66 卷书组成——旧约39卷,新约 27卷。旧约通常被分为三个部分:(1)摩西五经,它有时被称为“律法”,包括圣经的前五卷书;(2)先知书,其中包括所有大的和小的预言作品;(3)包括诗篇、箴言和许多其他卷书的作品。

新约也分为三个部分:(1)福音书;(2)教会历史,这主要包括使徒行传:(3)使徒的作品,包括其他的一切。

原始旧约全书的编译
原始圣经是如何编译的?它的集合可以通过圣经相当精确地追溯。在摩西写了摩西五经之后(出埃及记17:14;24:4,7;34:27;民数记33:2;约书亚记1:8;马太福音19:8;约翰福音5:46-47,罗马书10:5),它被放在约柜里保存(申命记31:24)。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他启示的经文就添加在圣经的前五卷中。在大卫和所罗门的时代,已经编译好的书卷被放置在圣殿库中(列王纪上8:6)并且被曾在圣殿服侍的祭司看管(列王纪下22:8)。在希西王统治时期,更多的书卷被添加——大卫的赞美诗、所罗门的箴言以及先知书,如以赛亚书,何西阿书,弥迦书(箴言25:1)。一般来说,当神的先知说话时,他们的话就被写下来,而且所记录的内容包含在今天的旧约中。

在六世纪犹太人流亡期间,书卷被分散,但没有丢失。大约在公元前538年,犹太人从巴比伦被掳归回,祭司以斯拉后来重新收集了所有的书卷并将其他作品添加到编译中。当时有一个副本储存在为圣殿所建造的约柜中,而且,遵循细致的流程,制作了其他副本以保护所启示的作品。这本旧约全书集是用希伯来语编写的,是犹太教所称的“希伯来圣经”。

在公元前三世纪,旧约全书由一组70名犹太学者翻译成希腊语,完成的作品被称为LXX (代表“70”),或Septuagint(一个拉丁词,来源于“七十名翻译者的翻译”这个短语)。希腊语圣经当然被使徒使用并且引用在他们的作品中,包括保罗。LXX 最古老的手稿包括一些公元前1世纪到公元前2世纪的碎片。

公元1947年,在以色列的谷木兰区域发现了死海古卷。各种古卷可以追溯到公元前5世纪到公元1世纪的任何地方。历史学家认为犹太文士存留遗址以保存上帝的话语并保护公元70年耶路撒冷毁灭时期的作品。死海古卷几乎代表了旧约的每一卷书,而且与最近的手稿相比表明它们事实上是一致的——主要偏差是圣经中引用的一些人的名字以及各种数字的拼写。

死海古卷见证了旧约全书的准确性和保存,而且使我们相信我们现在所读的旧约与耶稣所使用的旧约是相同的。事实上,路加福音记录了耶稣关于旧约集合的声明:“所以神用智慧曾说:‘我要差遣先知和使徒到他们那里去,有的他们要杀害,有的他们要逼迫。’使创世以来,所流众先知血的罪,都要问在这世代的人身上,就是从亚伯的血起,直到被杀在坛和殿中间撒迦利亚的血为止。我实在告诉你们:这都要问在这世代的人身上”(路加福音11:49-51,重点补充到)。耶稣在这些经文中证实了旧约的39卷书。亚伯的死记在创世记以及撒迦利亚的死记在历代志下——希伯来圣经的第一卷和最后一卷书。

原始新约全书的编译
新约的组成是在公元397年由迦太基委员会中正式确定的。然而,新约的大多数内容更早就被公认为是权威的。新约圣经的第一次收集是由名叫马吉安的人于公元140年提出。马吉安是基督幻影说者(幻影说的信仰系统是说所有的灵都是好的,而所有的物质都是坏的),所以马吉安排除了谈到耶稣既是神又是人的所有书卷,而且他也编辑了保罗的书信以匹配他自己的哲学。

所记录的对新约全书提出的下一次收集是公元170年的穆拉多利正典。它包括所有四福音书、使徒行传、保罗的13封书信、约翰一二三书、犹大书、启示录。最终的新约正典最初是由亚大纳西教父于公元367年确认,并于公元397年由迦太基委员会批准。

但历史表明,实际的现代圣经中的新约更早被公认,而且它是手稿中所包含内容的准确反映。首先,圣经本身表明,新约作品被认为是启示的,与旧约一样。例如,保罗写道,“因为经上说:‘牛在场上踹谷的时候,不可笼住它的嘴。’又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提摩太前书5:18重点说)。后面的引用是来自路加福音10:7,表明保罗认为路加福音也是圣经。另一个例子包括彼得作出的声明:“并且要以我主长久忍耐为得救的因由,就如我们所亲爱的兄弟保罗,照着所赐给他的智慧写了信给你们。他一切的信上也都是讲论这事。信中有些难明白的,那无学问、不坚固的人强解,如强解别的经书一样,就自取沉沦”(彼得后书3:15-16,重点补充到)。很明显,彼得认为保罗的书信与旧约正典同样都是被启示的。

第二,早期教父时期的引用带来了几乎整本新约的重建,正如现在所发现的这样。例如,克莱门特(公元95年)引用了新约的11卷书,伊格内修斯(公元107年)几乎引用了新约的每卷书,以及波利卡普(约翰的一个门徒,公元110年)引用了新约的17卷书。使用了早期教父时期的征引,可以拼凑出整本新约,除了20-27节经文,其中大多数是来自约翰三书。这些证据见证了以下事实:新约被公认远远早于公元397年迦太基委员会,而且我们现在所拥有的新约与2000年前写的内容是一样的。

第三,在古代,对于手稿的副本数量和新约的早期追溯没有文学竞争对手。现存有5300份希腊语、10000份拉丁语、以及9000份各种各样的新约副本,而且通过考古更多的仍在继续发掘。早期追溯和大量新约副本的结合使得历史学家弗雷德里克·凯尼恩爵士(英格兰博物馆的前任馆长)说,“原始作品和现存最早的证据日期之间的间隔,变得如此之小,实际上可以忽略不计,而且圣经正如它们被写的那样向我们显示实质意义,对其任何怀疑的最后依据已经被移除。新约全书的真实性和完整性可能被视为最终确定。”

原始圣经——结论
总之,虽然现在没有人拥有原始手稿,但是我们确实有许多现存的副本,而且圣经历史学家的工作,通过科学的考证,给了我们极大的信心,相信现在的圣经是原始作者作品的精确反映。


返回中文主页

原始圣经还存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