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神学是什么?



 


问题:自然神学是什么?

回答:
自然神学是基于对自然的观察研究上帝,不同于"超自然"或天启神学,它们是基于特别的启示。因为观察自然是对知识的追求,自然神学涉及人类哲学和推理作为了解上帝的方式。

通过考察金鱼草开花的结构和功能,我可能会合理地得出这样的结论:创造金鱼草的上帝是强大和明智的——这是自然神学。通过考察约翰福音3:16的背景和意义,我可能会合理地得出这样的结论:上帝是慈爱和慷慨的——这是天启神学。

神学划分成"自然"和"天启"源于天主教神学家托马斯·阿奎那的著作(公元1224年-1224年)。为了将亚里士多德的逻辑应用于基督教信仰,阿奎那强调人类理解上帝某些真理的能力单单来于自然。然而,阿奎那认为人类理性还是次于上帝的启示,正如教会所教导的那样。阿奎那谨慎地区分那些可以通过"自然理性"从教义信条所学到的东西,呼召来源于自然的真理"(信仰)文章的前言"(神学大全,第一部分,问题二,第二条)。也就是说,理性可能带来信仰,但它不能取代信仰。

后来神学家接受了阿奎那的思想并将其加以扩展。强调自然神学的其他作家是塞缪尔·克拉克,威廉•佩利和康德。多年来,神迹被淡化因为基督教越来越变成"理性"哲学。

自然神论者完全依赖自然神学获得他们对上帝的认识,完全排除特别的启示。对于自然神论者而言,上帝是不可知的,除非通过自然,而且圣经是不必要的。这就是为什么托马斯·杰斐逊,一个自然神论信仰者,从他的圣经中逐字地删除了神迹的所有描述——杰斐逊只想要自然神学。

作为一个整体,浪漫主义诗人是自然神学的支持者。尽管他们强调人类的感情超过他们的才智,他们不断地赞美大自然的美妙和超越。自然神学一个非常明显的呈现是威廉·华兹华斯著名的诗"彩虹",它以这些文字结尾:"我希望生命中的每一天都跃动着对自然的虔诚与敬慕"。华兹华斯明确希望对"自然"(相对于"超自然")的虔诚。他的精神根植于自然世界;他看到彩虹时所感受到的快乐,对他来说,是最真实地敬拜上帝。今天那些说"我觉得散步穿过森林比我在教堂更接近上帝"的人是在强调华兹华斯自然神学的烙印。

过分强调自然神学甚至适应于泛神论。有些人认为自然是上帝的表达这种观点已成为过去,现在认为自然是上帝的延续。因为,按逻辑来说,我们是自然的一部分,其次我们都是神的一小部分,因此我们可以认识他。

在更为现代的时代里,"自然神学"也可以指试图从科学、宗教、历史和艺术各个方面综合人类知识。新自然神学追求超然的"包含现实",人类存在其中,但重点是人类,不是上帝;因此,这事实上是人文主义的另一种形式。

关于自然神学,这里有一些符合圣经的观点:

1)圣经教导我们,对神的基本了解可以从自然界中获得;具体来说,我们可以看到"他的永能和神性"(罗马书1:20)。我们称之为"普遍启示"(参阅诗篇19:1-3)。

2)罗马书1的内容表明,这样基本的了解上帝的存在和能力并不足以带领一个人进入救恩。事实上,异教徒对上帝的固有知识(通过自然)已经遭到扭曲,导致审判而不是救恩。

3)自然神学可能导致某些人推测,上帝是无形的,无所不能和明智的,但这些都是一个无命名"至高存在"的抽象特征。自然神学不会教导爱、怜悯或上帝的审判,而且将任何人带到耶稣基督的救恩信仰面前是一文不值的。"没有传道的,怎能听见呢?"(罗马书10:14)。

4)人类的堕落已经影响到整个人,包括智力。对自然神学的依赖认为人类理性尚未受到原罪的玷污,但是圣经说到"邪僻的心"(罗马书1:28),"罪恶的心"(罗马书8:7),"败坏的心"(提摩太前书6:5),"刚硬的心"(哥林多后书3:14),"弄瞎的心眼"(哥林多后书4:4),以及更新思想的需要(罗马书12:2)。

至今为止,自然神学是有用的,因为上帝创造了世界,世界仍然称他为创造者。然而,考虑到我们智力的堕落状态,没有神的特别启示,我们甚至不能正确解释这一切。我们需要上帝恩典的干预,寻找回到他身边的道路。相比任何一切,我们更为需要的是,相信圣经和耶稣基督(彼得后书1:19)。


返回中文主页

自然神学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