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神学是什么?



 


问题:历史神学是什么?

回答:
历史神学是研究基督教教义的发展和历史。顾名思义,历史神学是研究整个新约教会历史时期基本的基督教教义的形成与发展。历史神学也可以被定义为研究不同历史时期,基督徒如何理解不同的神学主题,诸如神的属性、耶稣基督的属性以及圣灵的工作和属性,救赎的教义等。

历史神学的研究涵盖了很多主题,诸如在教会历史上出现并得到关注的使徒信经、教会议会和异端的发展。历史神学家研究基本教义的发展,将基督教与异端和邪教区分开。

通常神学家将历史神学的研究分为四个主要时期:1)从公元100年到400年的教父时期;2)从公元500年到1500年的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3)从公元1500年到1750年的改革和改革后时期;以及4)从公元1750年至今的现代时期。

历史神学的目的是理解和描述基督教关键教义的历史渊源并追溯这些教义的发展。它研究历史上人们如何理解不同的教义并且尝试理解教义的发展,认识到教会内部的变化如何更好或更糟地影响不同的教义。

历史神学和教会历史是两个不同的但密切相关的重要学科。如果可能的话,不理解在教会历史上常常会导致不同教派与运动的教义的历史,却要理解教会历史是很难的。理解神学和教义的历史有助于我们理解基督教自从第一世纪以来的历史以及为什么有这么多不同的教派。

研究历史神学的基础可以在使徒行传中找到。当他继续朝向他的目标,描述"耶稣开头一切所行所教训的"(使徒行传1:1)之时,路加记录了基督教会的开始。基督的工作并没有随着使徒行传的最后一章就结束。事实上,今天基督在他的教会里作工,而且通过研究历史神学和教会历史可以看到,这两种学科帮助我们理解对于基督教信仰重要的圣经教义如何在教会历史中得到认可以及传扬。保罗在使徒行传20:29-30警告以弗所教会的长老谨慎那些教导虚假教义的豺狼。当我们开始理解将近2000多年的教会历史中,基督教信仰的基本教义如何受到攻击并防守时,正是通过历史神学的研究,我们才看到保罗的警告是多么真实。

就像神学的任何领域,历史神学有时也被自由派学者和非基督徒用来抛出质疑或攻击基督教信仰的基本教义,仿佛它们是人类的调制品而不是神圣的被揭示的圣经真理,但它们事实如此。这方面的一个例子是对神三位一体属性的讨论。历史神学家将研究和追溯教会历史中这一教义的发展,知道这个真理是在圣经中清楚教导的,然而,在教会历史中,这一教义多次遭受攻击,从而教会有必要定义和保护这一教义。教义的真理直接来自圣经;然而,多年来,教会对这一教义的理解和传扬已经阐明,但神的属性经常会遭受保罗所警告的即将到来的那些豺狼的攻击。

一些善意的但被误导的基督徒想要忽视历史神学的重要性,引用了以下应许,即住在所有重生的基督徒里面的圣灵会"引导你们明白一切的真理"(约翰福音16:13)。这些基督徒没有认识到的是在教会历史中,圣灵住在基督徒里面,而且正是耶稣基督本身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以弗所书4:11-12)。这不仅包括这一代所赐的那些人,也包括基督在教会历史中所命定的那些人。认为我们不需要向先于我们的很多有恩赐的人学习是愚蠢的。对历史神学正确的研究和应用帮助我们认识并向过去几个世纪的基督教教师和领导人学习。

通过研究教会历史和历史神学,鼓励重生的基督徒看到,神如何在历史上一直作工。其中我们看到神对一切事物的主权被揭示以及神的话永远长存的真理(诗篇119:160)。研究历史神学事实上不过是在研究神作工。它还有助于提醒我们撒但和神话语的真理之间经常存在的属灵争战。从历史中它还向我们展示了撒但用来在教会中传播虚假教义的许多方式方法,就像保罗警告以弗所教会的长老一样。

研究历史神学和教会历史还表明,神话语的真理一直是得胜的。当我们理解过去的神学争战时,我们可以更好地准备抵抗撒但试图在未来诱惑我们的错误。如果牧师、教会和基督徒不知道教会历史和历史神学,那么他们将更容易沦为撒但在过去一直使用的相同类型的错误教义的牺牲品。

当被正确理解和应用的时候,历史神学不会贬低圣经的权威或充分性。唯独圣经是信仰和实践所有方面的标准。唯独它是启示的和绝对正确的。圣经本身是我们的权威和指导,但是历史神学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某些新教导或对圣经的全新解读等许多危险。将近2000年的教会历史以及数千人,如果先于我们没有数百万基督徒的话,我们不应该自动警觉某些声称对圣经有新解释或说明的人吗?

最后,根据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化和哲学假设,历史神学可以提醒我们解读经文时始终存在的危险。今天我们看到这种危险如此之多,以至于罪恶被重新定义为被药物而不是属灵状况所治愈的疾病。我们也看到,许多教派离开圣经的明确教导,并接受将同性恋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文化认同。

历史神学是研究神学的一个重要方面,但是,就像其他的研究方法,它也存在它的危险和陷阱。所有基督徒和神学生所面临的挑战是,不要强制我们的神学体系依赖圣经,而是总要确保我们的神学来自圣经,而不是来自可能受欢迎的某些体系。


返回中文主页

历史神学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