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相对主义是什么?



 


问题:文化相对主义是什么?

回答:
文化相对主义认为所有信仰、习俗和道德与处于社会背景中的个人相关联。换句话说,“正确”和“错误”是文化细节;在一个社会中被认为是道德的东西可能在另一个社会中被认为是不道德的,而且,因为没有统一的道德标准存在,没有人有权来判断另一个社会的习俗。

在现代人类学中,文化相对主义是被广泛接受的。文化相对论者认为,所有文化都值得拥有自己的权利,且有同样的价值。文化的多样性,甚至那些相互冲突的道德信仰,并没有被认为是对与错的或好与坏的。从纯粹中立的角度去研究,今天的人类学家认为所有文化是人类存在的同等的合法表达。

文化相对主义与伦理相对主义密切相关,它认为真理是变量而不是绝对的。构成正确与错误的东西是完全由个人或社会决定的。因为真理不是客观的,就不可能有客观标准适用于所有文化。没有人能说别人是否是对的或是错的;这是个人意见,没有一个社会可以对另一个社会进行审判。

文化相对主义认为任何文化表达没有天生就是错误的(没有天生就是好的)。所以,古代玛雅的自残和人类牺牲的做法既不好也不坏;它们只是文化差别,类似于美国在7月4日放烟花的习俗。人类牺牲和烟花——两者都只是单独的社会化的不同产品。

2002年1月,当布什总统指出恐怖主义国家是一个“邪恶轴心”,文化相对论者感到烦心。任何社会都称另一个社会“邪恶”是相对论者非常厌恶的事。

当前“理解”激进的伊斯兰教的运动——而不是与之争战——表明相对主义正在从中获益。文化相对论者认为西方人不应该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伊斯兰世界,包括自杀式炸弹袭击平民都是邪恶的这种观点。伊斯兰信仰圣战的必要性是与西方文明中任何信仰一样有效,相对论主义者断言,美国与恐怖分子一样应该为911袭击事件受到谴责。

文化相对主义论者通常反对传教工作。当福音穿透心灵、改变生命,总是会有一些文化变革紧随其后。例如,1962年,当唐和卡罗尔·理查森在荷兰的新几内亚给沙威部落传讲福音的时候,沙威部落发生了改变:具体来说,他们放弃了长久以来的同类相食以及在丈夫的火葬柴堆上献祭寡妇的习俗。文化相对主义论者可能会指责文化帝国主义的理查森,但世界上绝大多数会同意结束同类相食是一件好事。(因为沙威转变的完整故事与文化改革的阐述一样,因为它与使命相关,参见唐理查森的《平安的孩子》)

作为基督徒,我们不管文化重视所有人,因为我们认识到,所有人都是按照神的形象造的(创世记1:27)。我们也认识到文化的多样性是一个美丽的事情,而且食物、服装、语言等等的差异应该得到保护和赞赏。同时,我们知道,因为罪,一种文化之内,并不是所有的信仰和做法都是在敬虔或文化上有益的。真理不是主观的(约翰福音17:17);真理是绝对的,确实存在一种道德标准,所有文化的所有人都要对这个标准负责(启示录20:11-12)。

我们作为传教士的目标不是西化世界。相反,是要将基督救恩的好消息传给世人。福音信息将引起社会改革达到某种程度,即任何社会的做法违背了神的道德标准就要改变——例如,偶像崇拜、一夫多妻制和奴隶制。当神的道盛行的时候,它们就会结束(见使徒行传19)。在非道德的问题上,传教士力求保护和尊重他们所服侍的人们的文化。


返回中文主页

文化相对主义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