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洗是救贖所必需的嗎?什麼是受洗重生?



問題:受洗是救贖所必需的嗎?什麼是受洗重生?

回答:
受洗重生是相信一個人必須受洗才能得救。我們認為,受洗對於基督徒而言是順服的一個重要步驟,但我們堅決拒絕把受洗當作得救的必須。我們堅信,每一個基督徒都應該浸在水中受洗。洗禮表明信徒與基督一同死亡,埋葬和復活。羅馬書6:3-4說:“豈不知我們這些受洗歸入耶穌基督的人,是受洗歸入他的死嗎?所以我們藉著歸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像基督藉著父的榮耀從死裡復活一樣。”浸在水中的動作象徵著死亡和與基督一同被埋葬。從水中出來則表明了基督的復活。

除了對耶穌基督的信仰以外,還有其它要求的救贖是一種建立在行為基礎上的救贖。往福音中添加任何其他東西是在說,耶穌死在十字架上並不足以換來我們的救恩。如果說為了得救,我們必須接受洗禮,其實是在說我們需在耶穌的死亡以外加上我們的善行和服從,這樣才夠得救贖。只有耶穌的死為我們贖罪(羅馬書5:8;哥林多後書5:21)。耶穌為我們償還的罪債只藉信仰就能劃到我們的“帳戶”(約翰福音3:16;使徒行傳16:31;以弗所書2:8-9)。因此,洗禮是得救之後順服的重要一步,但不能成為救恩的要求。

聖經中有些經文似乎暗示洗禮是得救的必需。但是,既然聖經如此清楚地告訴我們,救恩是只藉著信仰而得到(約翰福音3:16;以弗所書2:8-9;提多書3:5),這些經文肯定有不同的解釋。經文之間不會抵觸。在聖經時代,轉換宗教的人受洗是為了明確信仰的轉變。受洗是向公眾表明其決定的方式。那些拒絕受洗的則說明他們並不真信。因此,在早期的使徒和信徒的心目中,未受洗的信徒是聞所未聞的。當一個人聲稱信基督,卻又羞于在公眾面前宣佈他的信仰,這說明他沒有真信。

如果洗禮是救恩的必需,為什麼保羅說,“我感謝神,除了基利司布並該猶外,我沒有給你們一個人施洗。”(哥林多前書1:14)? 他為什麼會說:“基督差遣我,原不是為施洗,乃是為傳福音,並不用智慧的言語,免得基督的十字架落了空。”(哥林多前書1:17)? 就算在這段話中,保羅是在反對哥林多教會的紛爭,可是,如果施洗是得救的必需,他怎麼會說,“我感謝神,我沒有給你們施洗…”,還有“基督差遣我,原不是為施洗...”? 保羅這樣說就會很荒謬。此外,當保羅詳細說出他所認為的福音時(哥林多前書15:1-8),為什麼沒有提及洗禮?如果洗禮是得救的必需,任何被提到的福音怎麼沒有洗禮呢?

洗禮重生不是聖經中的概念。洗禮拯救的不是罪,而是不良的居心。彼得前書3:21中,彼得清楚地告訴我們,洗禮不是一個肉體的淨化,而是求在神面前有無虧的良心。洗禮象徵著那些已經信基督為救主的人心靈和生命中發生的一切(羅馬書6:3-5;加拉太書3:27;歌羅西書2:12)。洗禮是每一個基督徒走向順服的重要一步。洗禮不能成為救贖的必需。如果這樣做了,就是說耶穌基督的死和復活不足以償還罪債。


返回中文首頁

受洗是救贖所必需的嗎?什麼是受洗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