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与救恩关联,逐步的启示是什么?



 


问题:当与救恩关联,逐步的启示是什么?

回答:
“逐步的启示”这一术语指的是这种思想和教导,即在不同的时期,神揭示了他的旨意和对人类全部计划的方方面面,已被一些神学家称为“天命”。对于时代论者,天命是上帝的目的中所彰显出来的、可以辨识的天命(即命定情况下的事)。然而,时代论者为历史上出现的天命的数量而争论,所有人相信在每个天命中,上帝显示的只是他自己和他救赎计划的某些方面,每一个新的天命建立在前一个的基础。

然而,时代论者认为,在逐步的启示中,重要的是,要注意:在接受逐步的启示时,这个人不一定必须是时代论者。几乎所有圣经的学习者认识到这个事实:圣经中的某些真理并不完全由上帝向先前的几代人揭示。如今,当一个人希望接近上帝,却不带动物来祭祀或在一周的第一日而不是最后一日来崇拜,这些人懂得在实践和知识上的这种区别,在历史中已经逐渐显明和应用。

此外,还有重要事项是关于逐步启示的概念。教会的诞生和组合就是一个例子,保罗说:“因此,我保罗为你们外邦人作了基督耶稣被囚的,替你们祈祷。谅必你们曾听见 神赐恩给我,将关切你们的职分托付我,用启示使我知道福音的奥秘,正如我以前略略写过的。你们念了,就能晓得我深知基督的奥秘,这奥秘在以前的世代没有叫人知道,像如今藉着圣灵启示他的圣使徒和先知一样。这奥秘就是外邦人在基督耶稣里,藉着福音,得以同为后嗣,同为一体,同蒙应许。”(以弗所书3:1-6)。

保罗在罗马书中陈述了几乎同样的事情:“惟有神能照我所传的福音和所讲的耶稣基督,并照永古隐藏不言的奥秘,坚固你们的心。这奥秘如今显明出来,而且按着永生神的命,藉众先知的书指示万国的民,使他们信服真道”(罗马书16:25-26)。

在讨论逐步的启示时,人们的第一个问题是它如何适用于救恩。与如今人们得救相比,基督第一次出现之前的那些人是以不同的方式得救吗?在新约时代,人们被告知要将他们的信仰放在耶稣基督已完成的工,并相信上帝使耶稣从死里复活,他们将必得救 (罗马书10:9 - 10;徒16:31)。但旧约专家艾伦·罗斯指出,“最不可能的是,(在旧约中)相信救恩的每个人,都有意识去相信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代罪死亡。”约翰·费因伯格补充道,“旧约时代的人们不知道耶稣是弥赛亚,耶稣会死,他的死将成为救恩的基石。”如果罗斯和费因伯格是正确的,那么神向那些生活在基督之前的人所揭示的到底是什么?而且旧约圣徒是如何得救的?如果有的话,从旧约救恩到新约救恩发生了什么改变?

逐步的启示——两种或者一种救恩?
一些人提出,那些信守逐步启示的人支持两种不同方式的救恩——一种是在基督第一次到来之前适用的,另一种是在他死亡和复活之后的。这种观点受到蔡弗的驳斥,他这样写道,“有两种人可以得救的方式吗?回答这个问题,可能需要申明,无论有什么具体特征的救恩,总是上帝为了人类所做的工,而不是人为了上帝所做的工。因此,只有一种得救的方式,那就是因着基督的牺牲,通过神的力量使之成为可能。”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旧约和新约中所涉及到的救恩启示如何协调呢?查尔斯赖里简洁地总结了此事:“无论在哪个年代,救恩的基础在是基督的死;无论在哪个年代,救恩的要求是信仰;无论在哪个年代,信仰的对象是神;在不同的年代,信仰的内容。“换句话说,无论一个人活在什么年代,他们的救恩最终依赖于基督的工和对于上帝的信仰,但是,这么多年来,通过上帝逐步的启示,关于神计划的细节,人所拥有的知识数量已经增加。

关于旧约圣徒,诺曼盖斯勒提供以下的观点:“简而言之,旧约救恩的规范性要求(依据明确的信念)看起来是(1)信仰上帝的合一,(2)承认人类的罪恶,(3)接受神必要的恩典,并可能地(4)理解将有一个要来的弥赛亚。”

圣经中有证据支持盖斯勒的观点吗?可以考虑路加福音中的一段,它包含了前三个要求:“有两个人上殿里去祷告:一个是法利赛人,一个是税吏。法利赛人站着,自言自语地祷告说:‘神啊,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那税吏远远地站着,连举目望天也不敢,只捶着胸说:‘神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我告诉你们: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为义了。因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路加福音18:10-14)。

这个事件发生在基督的死亡和复活之前,这显然涉及到一个不知道新约福音的人,如今这福音却被清楚明白地讲述。税吏的简单陈述(“神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我们发现他(1)对上帝的信仰,(2)承认罪,和(3)接受怜悯。然后,耶稣做出一个非常有趣的陈述:他说,这人回家去,算为义。这是保罗所使用的确切的词,来描述新约圣徒的地位,他们相信福音,相信基督:“因此,我们既因信称义,就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罗马书5:1)。

盖斯勒列表中的第四点在路加福音中没有出现——对要来的弥赛亚的理解。然而,其他新约段落表明这可能是一种常见的教导。例如,在约翰对井边的耶稣和撒玛利亚妇人的讲述中,妇人说:“我知道弥赛亚(就是那称为基督的)要来,他来了,必将一切的事都告诉我们”(约翰福音4:25)。然而,盖斯勒自己也承认,相信弥赛亚对于旧约救赎并非是必要的。

逐步的启示——圣经中更多的证据

快速搜索经文,揭示了旧约和新约中的以下经文,它们支持信仰上帝一直是救恩途径的事实:
•“亚伯兰信耶和华,耶和华就以此为他的义”(创世纪15:6)
•“到那时候,凡求告耶和华名的就必得救”(约珥书2:32)
•“因为公牛和山羊的血断不能除罪”(希伯来书10:4)。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古人在这信上得了美好的证据”(希伯来书11:1-2)。
•“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悦;因为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神,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希伯来书11:6)。

圣经明确地指出,对历史中所有的人来说,信是救恩的关键,但是,在人们不知道基督为他们的牺牲时,神如何拯救人?答案是,神拯救他们是根据他们对确有知识的回应。他们的信盼望他们所看不见的东西,而如今,信徒回顾他们可以看到的事。以下图形描绘了这种理解:



圣经告诉我们,神总是给人们足够的启示来操练信仰。既然基督的工完成了,要求已经发生了改变;“蒙昧无知”的时代结束了:
•“他在从前的世代,任凭万国各行其道,然而为自己未尝不显出证据来”(使徒行传14:16)
•“世人蒙昧无知的时候,神并不鉴察,如今却吩咐各处的人都要悔改”(使徒行传17:30)
•“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如今却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稣的救赎,就白白地称义。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血,藉着人的信,要显明神的义。因为他用忍耐的心,宽容人先时所犯的罪”(罗马书3:23-25)。

基督来临之前,上帝是通过献祭系统,预示耶稣的死,并使人们慢慢地理解罪导致死。律法是训蒙的师傅,引导人们去理解,他们是罪人,需要神的恩典(加拉太书3:24)。但是律法没有撤销之前亚伯拉罕所立的约,这是基于信仰;亚伯拉罕的契约,正是如今救恩的模式(罗马书4)。但如赖里上面所提到的,我们信仰的详细内容——上帝所给的启示——古往今来已经增加,以至于现今的人们更加直接的了解上帝对他们的要求。

逐步的启示——结论
谈到上帝逐步的启示,约翰加尔文写到,“耶和华信守这个有序的计划,在于管理他满有宽容的契约:随着时间的流逝,完全启示的日子近了,他每天越发地增加它所显明的亮光。因此,一开始第一个救恩的应许是给了亚当(创世纪3:15)它像一个微弱的火花发出亮光。然后,当它被增加到,渐渐地更广泛地迸发出它的光芒,亮光变得充满。最后——当所有的乌云被驱散——基督,公义的日头,完全照亮了整个世界”(基督教要义2.10.20)。

逐步的启示并不意味着旧约中上帝的子民没有任何启示或理解。加尔文说,那些生活在基督之前的人,不是没有“包含救恩与永生希望的讲道,但是...他们只是从远处和朦胧中看到我们如今在日光之下所看到的一切”(基督教要义2.7.16;2.9.1;对加拉太书3:23的评论)。

没有人能够得救,除了基督的死亡和复活,这个事实在经文中清楚地陈明(约翰福音14:6)。救恩的基础,曾经是,而且将永远是,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牺牲,而且拯救的途径一直是对上帝的信仰。然而,一个人信仰的内容总是依赖于神在特定时间乐意给出的启示。

返回中文主页

当与救恩关联,逐步的启示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