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真正地"扮演上帝"——使垂死病人扮演上帝的医生,或延长绝症病人寿命的医生吗?



 


问题:谁是真正地"扮演上帝"——使垂死病人扮演上帝的医生,或延长绝症病人寿命的医生吗?

回答:
这个问题将包含在临终决策中的一些隐藏因素显露了出来。对许多人来说,主要考虑超过某种痛苦极限或失去重要的功能,生命是否可以有"意义"?在评估这些"意义"时,问题通常是决策过程的主观性。

更深层次的考虑是上帝的旨意,他是生命和智慧的给予者——生活在痛苦中非常需要的智慧(诗篇27:11;90:12)。正是上帝赋予人生目的和意义直到死亡。作为来自上帝的礼物,生命应该被维持。上帝本身掌管我们死亡的时间和方式。实施救命治疗的医生并不是"扮演上帝";他是尊重上帝的礼物。

临终决策的冲突值处于两个极端。这个范围的一端是推进安乐死的那些人:痛苦是邪恶的,因此必须消除——通过杀死患者,如果必要的话。另一端是认为生命是神圣的那些人,要不惜一切代价延长生命,使用任何可用的技术。

第一个观点的问题是,除了安乐死是谋杀这个事实,圣经没有一处敦促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避免痛苦。事实上,信徒被呼召要像基督一样经历苦难以实现他在我们里面公义和救赎的目的(彼得前书2:20-25;3:8-18;4:12-19)。通常,某些人只有因巨大的痛苦和损失失望以后,他才看到真正有意义的东西,然后才能在实现上帝的目的中取得进展。

另一个观点中固有的复杂性是生命的定义。什么时候生命真正结束?典型的例子是所谓的持续性植物状态,期间,一个人只要被喂食物和水就可以活很多年。许多人认为这类患者没有认知意识,因此根本没有"生命"。神经学家测量病人对某些神经刺激的反应,试图告知决策者。然而,其他人认为,如果这种情况下,人有心跳,那么还有希望,而且生命必须被维持,即使是只能由机器维持。

最好的答案可能是介于这两个观点之间。基督教将试图维持生命,但是维持生命和延缓死亡之间是有区别的。仅仅因为有人情感上很难接受他们的亲人死亡,人为地维持表面上的生命功能的确是在"扮演上帝"。命定的时候,死亡就来了(希伯来书9:27)。当病人的身体开始停工,当医疗干预不能再治愈而只是延长死亡的自然过程,那么移除机器,让这个人死亡并不是不道德的。这需要智慧。此外,主动加快死亡是错误的。这将是"扮演上帝"。被动拒绝救命治疗也可能是错的。但是让生命自然发展,提供保守治疗,并且允许一个人按照上帝的时间死亡并没有错。

鉴于这些考虑,"扮演上帝"的一个明显而现实的危险存在于两个极端:不惜一切代价消除痛苦,以及不惜一切代价采取每种可能的治疗。不要扮演上帝,我们应该让上帝作主。圣经告诉我们要依靠上帝获取智慧(雅各书1:5),而且在生命存续时,衡量有意义的事(传道书12)。


返回中文主页

谁是真正地"扮演上帝"——使垂死病人扮演上帝的医生,或延长绝症病人寿命的医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