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上帝是一个拐杖吗?



 

问题:信仰上帝是一个拐杖吗?

回答:
杰西·文图拉,前明尼苏达州州长,曾经说过,“有组织的宗教是一个赝品,是需要大量的力量的弱智的拐杖。”色情文学作家拉里·弗林特同意他的观点,说,“关于它(宗教),我没有什么好话说。人们使用它作为一个拐杖。”特德·特纳曾简单地说,“基督教是一种失败者的宗教!“弗林特、文图拉特纳以及其他像他们的人认为基督徒是情感虚弱,需要想象的支持来度过生活。他们暗示他们自己是强大的,不需要所谓的神来帮助他们生活。

这样的声明带来一系列问题:这种想法在哪里开始?它有道理吗?圣经是如何回应这种断言的?

信仰上帝是一个拐杖吗?——弗洛伊德的影响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1856 - 1939)是一位奥地利神经学家,创立了精神分析的实践,一个支持无意识动机支配人类行为理论的系统。尽管支持无神论,弗洛伊德承认宗教的真理不能被反驳,而且历史中,宗教信仰已经为不计其数的人提供了舒适。不过,弗洛伊德认为神的概念是有错觉的。在他的一个宗教著作中,一个幻觉的未来,他写道,“他们(信徒)给“上帝”的名字一些模糊的他们为自己所创造的抽象意义。”

关于创造这样错觉的动机,弗洛伊德认为有两个基本方面:(1) 有信仰的人创建一个上帝,因为他们在他们里面有强烈的愿望和希望作为应对严酷生活的安慰;(2)神的想法来自于一个田园诗般的父亲形象的需求,这使得信徒的生活中不存在或不完美的真正的父亲黯然失色。说到所谓的宗教中如愿以偿的因素,弗洛伊德写道,“他们(宗教信仰)是幻想,是人类最古老、最强大、最迫切的愿望的实现。我们称信仰为一种错觉,当愿望实现是它动机的一个突出因素以及这样做我们忽视了它与现实的关系,就像错觉本身不重视验证。”

佛洛依德说,神只不过是一种心理上的投影,用以保护个人远离他不想面对和自己应付不的现实。弗洛伊德之后,其他科学家和哲学家断言同样的事情,说宗教只是一种错觉或幻觉。罗伯特·波西格,一位美国作家和哲学家,完全是弗洛伊德的追随者,曾经说过,“当一个人患有一种错觉,这叫做精神错乱。当许多人患有一种错觉,这叫做宗教。”

以上的控告怎么样?有没有事实证明弗洛伊德和其他人所做的断言?

检验“拐杖人群”的说法
对这些说法做一个诚实的检验时,意识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那些断言的人所声称的关于自己的内容。宗教的嘲弄者说基督徒容易受到心理和如愿以偿因素的影响,而怀疑论者不是这样。但是他们怎么知道呢?例如,弗洛伊德把父神的需要当做是渴望父爱的人情感需要的后果,但有没有可能是弗洛伊德自己情感不需要父亲存在?而且也许是弗洛伊德如愿以偿的结果,表现在不想要神圣的上帝和存在的来世中的审判,对地狱的愿望是不真实的。弗洛伊德自己的作品证明了这种想法的合理性,他曾说过,“坏的部分,尤其是对我来说,在于所有事物的科学似乎需要神的存在这个事实。”

似乎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是合理的,正如弗洛伊德和他的追随者们认为,一个人可以克服“需求的”黑白的证据的唯一方法是通过创建一个错觉的希望,压倒性地验证了上帝的存在,但他们不考虑这种可能性。然而,一些无神论者开诚布公地承认这个可能性。作为一个例子,无神论者/哲学家托马斯·内格尔教授曾经说过,“我希望无神论是真的,我感到不安,因为我认识的一些最聪明的和消息灵通的人是宗教信徒。不仅仅是,我不相信上帝,自然希望我的信仰是对的。那就是我希望没有神!我不希望有一个神,我不希望宇宙是这样的。”

另一个需要记住考虑的是,并不是所有的基督教都是安慰。例如,地狱的教义,人类作为罪人的识别,无法依靠自己使上帝喜悦,并且其他类似的教义并不温暖而模糊的。弗洛伊德如何解释创建这些学说的?

来源于上面问题的另外一个想法认为,如果人类发明了神的概念,让自己感觉更好,人们会制作一个神圣的神吗?这样的一个神似乎与人的自然欲望和做法不一致。事实上,这样的上帝似乎是他们想出来的最后一种上帝。相反,一个人会期望人们创建一个上帝,同意他们自然想做的事,而不是反对他们自己标为“罪恶的”做法(因为某些有待解释的原因)。

最后一个问题是“拐杖”声称如何解释最初敌视宗教和不愿意相信的人?这样的人似乎没有希望或渴望基督教是真实的,但经过一个证据的真实检验和它“真实性”的确认,他们成为信徒。英语学者C. S. 刘易斯就是这样一个人。刘易斯以这一说法而著名,即在英格兰的所有地方,没有谁比自己更不情愿,他又踢又叫的被随便拖到信仰中,这几乎不是一个声明,一个人期望来自忙于如愿以偿幻想的人的声明。

这些问题似乎与宣称的“拐杖”人群不一致,习惯性地被忽视。但是,圣经关于他们的声明,圣经怎么说?它是怎样回答他们的控告的?

信仰上帝是一个拐杖吗?——圣经如何回应?
圣经有三个核心的反应,这种说法让人发明了上帝的观点来作为自己的拐杖。首先,圣经上说,上帝为自己创造了人,并且设计了人类自然地渴望和他之间的关系。这个事实,奥古斯汀写道:“耶和华啊,你为自己创造了我们,主啊,我们的心唯有在你的里面才能找到安息。”圣经说,人类是照着上帝的形象所造的(创世记1:26)。这是真的,相信我们对上帝有渴望不是合理的吗?因为我们带着这个渴望被造?神圣的指纹以及生物和创造者之间的关系的可能性不应该存在吗?

其次,圣经说,人们实际上是以相反的方式行动,远离弗洛伊德和他的追随者的说法。圣经指出,人类是在反抗上帝和自然地推开他,而不是渴望,而且这样的拒绝是神的忿怒临到他们的原因。现实是,人们自然会尽他们所能抑制上帝的真相,这是保罗所写的:“原来,神的忿怒,从天上显明在一切不虔不义的人身上,就是那些行不义阻挡真理的人。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神已经给他们显明。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肉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因为,他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作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马书1:18-22)。事实上,神的创造中一览无遗,如保罗上所述的话所说,由C. S. 刘易斯很好地做了总结,他写道,“我们可以忽略,但是我们无处逃避上帝的存在。世界充满了上帝。”

弗洛伊德自己承认,宗教是“敌人”,这正是上帝如何描绘灵魂复苏以前的人类——作为神的敌人。这是保罗也承认的:“因为我们作仇敌的时候,且藉着神儿子的死,得与神和好;既已和好,就更要因他的生得救了”(罗马书5:10,重点添加)。

第三,圣经本身陈述,生活是困难的,苦难是很常见的,对死亡的恐惧是每个人都经历的。这些事实很容易出现在我们周围的世界。圣经还说,上帝会帮助我们度过困难时期,而且向我们保证耶稣已经克服了对死亡的恐惧。耶稣说,“在世上你们有苦难,”这说明生活中存在困难的这个事实,但他也说,“鼓起勇气”,并表示他的追随者应该为跟随他直到最终胜利(约翰福音16:33)。

圣经上说,上帝关心和帮助他的子民,他命令他的追随者们也互相帮助,背负彼此的负担(加拉太书6:2)。说到上帝对人的关注,彼得写道,“所以你们要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到了时候,他必叫你升高。你们要将一切的忧虑卸给神,因为他顾念你们”(彼得前书5:6-7,重点补充道)。耶稣著名的声明也说到了这个事实:“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马太福音11:28-30)。

除了日常的帮助,对死亡的恐惧也已经被基督战胜了。通过他的复活,耶稣证明死亡对他没有权力,而且神的话说,基督的复活证明凡投靠他的人的复活和永生(哥林多前书15:20)。从死亡的恐惧中得释放是由希伯来书的作者所传讲的真理,他说,“儿女既同有血肉之体,他也照样亲自成了血肉之体,特要藉着死,败坏那掌权的,就是魔鬼,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希伯来书2:14 - 15,重点补充道)。

事实上,圣经讲到了上帝的照顾、关心、以及对他创造物的帮助。这样的事实确实带来安慰,但这是一个基于现实,而不是仅仅是如愿以偿欲望的安慰。

信仰上帝是一个拐杖吗?——结论
杰西·文图拉错了,当他说宗教只不过是一根拐杖的时候。这样的声明证明人类狂妄的本性,充分体现了耶稣在启示录指责的人的类型:“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启示录3:17)。

弗洛伊德、文图拉以及其他人的如愿以偿的说法只是作为对自己的起诉和展示他们想要拒绝上帝和他对他们生活的声明,这正是圣经所说的堕落的人类所做的。但是对于这些同样的人,上帝要求他们承认自己的真实欲望,并且让他自己取代他们坚持的人文主义的虚假的希望。

圣经关于基督的复活的事实和证据的声明,带来了安慰和真正的希望——没有失望的希望——指导我们以信任上帝的方式行走,而且认识到我们在他面前真正的“软弱”地位。一旦完成,我们会变得强大,就像保罗说:“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哥林多后书12:10)。


返回中文主页

信仰上帝是一个拐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