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应该相信基督的复活?



问题:为什么我应该相信基督的复活?

回答:
这是一个广为接受的事实,公元一世纪,本丢•彼拉多在犹太教最高评议会的要求下,下令在犹大公开处决耶稣,将他钉死在十字架上。非基督教关于弗拉维厄斯•约瑟夫,科尼利厄斯•塔西图斯,萨莫萨塔的卢西恩,迈蒙尼提斯,甚至犹太教最高评议会的记载确证了早期基督徒亲眼所见的关于耶稣基督的死亡这一重要历史的描述。

关于耶稣复活,有几个证据使得这一说法令人信服。已故的法学奇才和国际政治家莱昂内尔•卢克胡爵士(拥有连续使245宗谋杀嫌犯获得无罪开释的前所未有的吉尼斯世界纪录)精辟地总结了在耶稣复活这件事的可信度上基督教徒的热情和信心,他写道,“42年来,我作为一个辩护律师到过世界许多地方,而且还在乐此不疲。 我曾很幸运地在法庭上多次获得成功。我可以明确地说,耶稣基督复活的证据是如此确凿,绝对没有任何怀疑的余地去接受。”

世俗社会依照他们坚定不移的自然主义方法论,对同一证据的反应一直都是意料之中的冷淡。对于那些对这个术语并不熟悉的人,自然主义方法论是指人们致力于用且只用自然的起因解释一切。如果一个所主张的历史事件与自然解释相悖(比如奇迹般的复活),世俗学者通常持非常怀疑的态度对待它,却无视证据,无论它多么令人接受和信服。

在我们看来,这种坚定的忠实于自然原因,不顾实质性的证据,反而不利于公正(因而充分)的调查取证。我们与沃纳•冯•布劳恩博士及无数一直认为把某种流行的哲学倾向强加于证据之上妨碍了客观公正的人意见一致。或是以冯•布劳恩博士的话说,“被迫相信一个结论...违反了科学本身的客观性。”

尽管如此,还是让我们考察一下有利于复活的证据。

基督复活的第一证据
首先,我们有确证真实的目击者证词。 早期基督教护教者列举了数百名目击者,其中一些人记录了他们声称的亲身经历。其中许多目击者毅然决然地忍受长时间的酷刑和死亡,而不否定他们的证词这一事实证明了他们的诚意,进而排除了他们这部分的欺骗性。根据历史记载(使徒行传4:1-17图书; 普林尼给图拉真的信十,96,等),大多数基督徒可以宣布放弃他们的信仰来结束痛苦。可是相反,似乎大多数选择忍受痛苦并宣讲基督的复活,直到死。

诚然,虽然殉道很了不起,它并不一定令人信服。它不会让一个信仰如此的生效以致要验证它的信徒(以一种明确的方式表现出他或她的诚意)。使早期的基督教殉道者不同寻常的是他们知道自己所信奉的是否是真的。他们或是见到复活的耶稣基督平安无恙,或没有。这很了不起。如果这一切只是一个谎言,鉴于他们的情况,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把它延续下来?为什么在面对迫害、入狱、折磨和死亡时,都心照不宣地坚守这样一个毫无利益而言的谎言?

2001年9月11日,自杀劫机者无疑相信他们的信仰(证据是他们愿意为此而死),他们不能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他们把信心建立在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传统之上。与之相反,早期的基督教殉难者则是第一代信徒。他们或是看到了他们声称看到的,或者没有。

自称的目击者中最杰出的是使徒。他们共同经历了复活后基督显现的不可争辩的变化。紧接着他的受难,他们因有性命之忧而恐惧地躲藏。复活之后,他们公开表明自己不同的立场,尽管受到与日俱增的迫害,仍大胆地宣扬耶稣的复活。是什么原因使他们有这样突然而巨大的转变? 这当然不是什么经济收益。为了宣扬耶稣的复活,使徒们放弃了他们拥有的一切,包括性命。

基督复活的第二证据
另一个证据有关某些关键的怀疑论者的转变,最明显的是保罗和雅各。保罗自己承认是初期教会的残酷迫害者。在他所描述的与复活后的基督相遇之后,保罗经历了飞速且巨大的转变,从一个教会的迫害者到最无私的捍卫者之一。像许多早期的基督徒一样,保罗遭受过贫困,迫害,殴打,监禁,以致他坚信耶稣复活而被处决。

雅各持怀疑态度,虽然不及保罗充满敌意。传说是与复活后的耶稣的一次相遇把他变成一个无法攀比的信徒,一个耶路撒冷教会的领袖。我们还有学者普遍接受的雅各写给早期教会的书信中的一封。像保罗一样,雅各心甘情愿地为他的证词受苦,这一事实证明了他的诚信(见使徒行传和约瑟夫斯的犹太古董二十卷,9,1)。

基督复活的第三和第四证据
第三和第四证据是敌人关于空墓的证言以及复活的信仰在耶路撒冷的生根。耶稣被公开处决,葬在耶路撒冷。信仰耶稣的复活在耶路撒冷植根本来是不可能,如果他的尸体仍在墓中,犹太人的最高评议会可以掘墓,把他的尸体公开展示,从而揭露骗局。相反,最高评议会指控门徒偷了尸体,显然是为了解释它的失踪(所以是一个空墓)。我们如何解释空墓这个事实呢?下面是三种最常见的解释:

第一,门徒偷走了尸体。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就知道复活是一个骗局。因而他们也不会这么情愿为它受苦和死亡。(参见关于确证的真实目击者的证词之第一证据。)如果这样,所有公开声明的目击者都知道,他们并没有真正看到基督,是在说谎。有这么多的同谋,有人肯定会承认,即便不是为了结束自己的痛苦,至少是为了结束其朋友和家人的痛苦。第一代基督徒受到绝对残酷的迫害,尤其是在公元64年的罗马大火中(一场据称是尼禄下令放的火,以便为他的宫殿扩地,但他却污蔑罗马的基督徒,为的是为自己开脱),正如罗马历史学家科尼利厄斯•塔西佗在他的罗马帝国编年史中所详述的那样(出版于火灾之后的一代):

“尼禄捆绑那些犯了罪的,对一群因他们的行为被憎恶,称为基督徒的人们实施折磨。克里斯特斯,这个名字就来源于他,在台比留统治时,在我们的代理人之一庞修斯•皮拉图斯手上遭受了酷刑,一个非常恶意的迷信,再次爆发,不仅在犹大,这个邪恶的源头,甚至在罗马,在那里来自世界各地的一切丑恶的可憎的东西都能找到中心并流行起来。 因此,当权者首先逮捕了那些认罪的,然后,根据他们提供的信息,更广泛的群众被定罪,不是烧毁城市的罪,而是仇恨人类之罪。对他们的死亡有各种讥笑。 他们身上披着兽皮,被狗撕咬腐烂,或者被钉在十字架,或者注定被火焰吞没和燃烧,(他们被焚的尸骨)在白天将过时为夜晚照明。“(编年史,十五,44)

尼禄活活烧死基督徒来为他的游园会照明。当然有人会在如此可怕的痛苦威胁下认罪。 但事实是,我们没有任何记录早期基督教徒为结束痛苦而放弃信仰的。相反,我们有许多耶稣复活后再现的描述及数百名目击者愿意为此受苦难并为它而死。

如果信徒们没有偷尸体,我们如何解释空墓?有人建议说,基督假装死亡,然后从坟墓中逃脱。这显然是荒谬的。根据目击者的证词,基督遭到毒打,撕扯,刺伤。他受了内伤,大量失血,窒息,一支矛刺穿他的心脏。没有充分的理由让人相信耶稣基督(或任何处在如此情形中的人)能够在遭受如此折磨后仍活下来,假装死去,在坟墓里坐了三天三夜,没有治疗,没有食物和水,把封住他墓穴的巨石搬开,毫无察觉地逃脱(没有留下任何血迹),令几百名目击者相信他毫发无损地从死亡中复活,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这种说法很可笑。

基督复活的第五证据
最后,第五证据是一名目击者的特殊证词。在所有有关复活的主要陈述中,妇女是最初和主要的目击者。这是一个奇怪的发现,因为在古犹太和古罗马文化中,妇女极不受尊重。她们的证词被视为无足轻重而不必当真。鉴于这一事实,任何骗局的制造者在公元一世纪的犹大会挑选女人做主要证人吗,这是完全不可能的。在所有声称看到耶稣复活的男性门徒中,如果他们都在撒谎而复活是一个骗局,为什么他们专挑他们能找到的名声最不好和不被信任的目击者?

威廉•雷恩•克雷格博士解释说,“当你了解了一世纪时犹太社会中妇女的地位,真正非同寻常的是,这个故事主要说的是妇女是空墓的发现者。在一世纪的巴勒斯坦,妇女在社会阶梯中位置低下。古希伯来有这样的说法,‘宁愿烧毁法律也不交给妇女'和‘有儿者福,有女者丧。’ 妇女的证词被视为毫无价值,犹太法庭甚至不允许女性出庭作证。鉴于此,空墓的主要证人是妇女,这一点绝对引人关注... 后来传说中的任何描述肯定会将男性门徒说成是空墓的发现者 — 比如彼得或约翰。妇女为空墓的第一见证者这个事实本身就给出了可信的解释 — 不管我们喜欢与否 — 她们是空墓的发现者!这表明,福音作者忠实地记录所发生的事情,即使令人尴尬。这说明了它是史实而非传奇。”(李•斯特罗贝尔引自威廉•雷恩•克雷格博士,《基督的案例》,格兰德•雷皮兹:宗多万,1998年,第293页)

总结
上述这些证据:有据可证的目击者的真诚(以及使徒的例子中,令人信服而费解的变化),关键对立人物的有据可证的转变 — 怀疑者变为殉道者,空墓的事实,来自敌人的关于空墓的证词,所有发生在耶路撒冷的史实,复活的信仰始于该处并蓬勃兴起,妇女的证言,在当时历史背景下这些证词的意义;这些都有力证明了复活却有其事。我们鼓励读者思考这些证据。它们给你什么样的启示? 思考过后,我们坚决肯定莱昂内尔爵士的声明:

“耶稣基督复活的证据是如此确凿,令人无法拒绝,绝对没有任何怀疑的余地。”


返回中文主页

为什么我应该相信基督的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