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受造奇妙可畏是什么意思(诗篇139:14)?



问题:我们受造奇妙可畏是什么意思(诗篇139:14)?

回答:
诗篇139:14说,“我要称谢你,因我受造奇妙可谓。你的作为奇妙,这是我心深知道的。”这节经文揭示了我们身体所具有的惊人属性。人类身体是世界上最复杂和独特的有机系统,这种复杂性和独特性代言了他的创造者的意图。身体的每个方面,乃至最微小的细胞,都揭示了它的被造奇妙可畏。

工程师懂得如何设计坚固而轻巧的梁柱;把坚固的质材放在横截面的外部边缘,把较轻、较弱的质材添到里边。这样做的理由是当处理常见的弯曲和压力时,最大的压力发生在构造表面。人类骨骼的横截面展示出坚固的材料在外面,里面是用来制造各种血细胞的工厂。检验精密照相机时,看它取光强弱的能力和大面积自动聚焦的能力,你会发现这些都是对人眼运作方式的复制。而人有两只眼球,这种深度感知力让我们可以判断物体的远近。

人脑也是一个奇特的器官,受造奇妙可畏。它具有学习、推理、控制那么多身体的自行运作——如心率、血压、呼吸、保持走跑站坐的平衡——的能力,同时还专注于其它事情。电脑可以在单纯计算上胜过人脑,但执行大部分推理任务就比较原始了。人脑还具有惊人的适应能力。在一项实验中,人们戴上把事物倒过来看的眼镜,大脑很快重新解释接收到的信息,把事物还原为“正看”。 另一些人被蒙上眼睛,过了一段时间后,大脑的“视觉中心”开始被使用作其它功能。人们搬进铁路附近的房子后,不久火车的声音就会被大脑过滤,人们失去了对噪音的自觉意识。

说到小型化,人的身体更是受造惊人可畏。例如,复制整个人体所需要的信息,包括所有细节,储存在人体内亿万细胞的每个细胞核中的双螺旋DNA里。由神经系统代表的信息和控制体系与人类发明的光缆电线相比难以置信地更整齐密集。每个细胞,曾被叫做“单”细胞,都是一个尚未被人类完全理解的小工厂。当显微镜的用处越来越多,人类细胞不可思议的远景也变得越来越清晰。

想想一个孕育人类生命的受孕单细胞。从子宫里的那个细胞发育成各种各样的组织、器官和机制,所有这些在一个惊人协调的过程中以恰当的时间运作。新生儿心脏的两个心室之间隔膜的洞就是一个例子。这个洞在分娩过程中某个恰当时间闭合,让从肺里来的血液氧化;而闭合没有发生在胎儿在母腹中,因为那时他从脐带中吸取氧气。

还有,人体的免疫系统可以击败很多敌人,从最小(修复DNA的损坏部分)到最大(骨骼康复和大事故复原)的休整中还原。的确,随着年龄增长,会有疾病让身体受不了,但是我们想象不到一生中有多少次免疫系统从死亡中救了我们的命。

人体的功能也很奇妙。 从扛举大重物体到操作纤细易碎的东西都是惊人的。我们能重复地用弓箭击中远距离目标,不假思索地快速敲击电脑键盘,爬、走、跑、转圈、攀登、游泳,翻筋斗,做“简单”的事,像松开灯泡、刷牙、系鞋带——还是不假思索地。确实,这些是“简单”的事,但是人还无法设计一个这样工作和运动的机器人。

消化道及其相关器官的功能,心脏的寿命,神经和血管的形成和作用,通过肾脏的血液清洁作用,内耳和中耳的复杂性,味觉和嗅觉,还有那么多我们无法理解的——样样惊人;人类是无法复制的。真的,我们受造如此惊人可畏。我们真要感谢那造物主——通过他的儿子,耶稣基督——为神的全知和爱而惊喜(诗篇139:17-24)。


返回中文主页

我们受造奇妙可畏是什么意思(诗篇13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