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契约神学,它符合圣经么?




问题:什么是契约神学,它符合圣经么?

回答:
契约神学从系统教义的角度来说并不算“神学”,而是解释圣经的一种构架。它常与另外一种释经构架“时代神学”或“时代论”形成对比。时代论是目前美国福音派最喜爱的释经方法,这种状态从19世纪下半叶持续到21世纪。而契约神学,自宗教改革以来一直是新教的主要报告,是一种受改良派和加尔文派亲睐的体系。

时代神学把圣经演绎为七份(份可以定义为在救赎史上的某一阶段,是神用来针对人和创造的一个特别方式)的一组系列,契约神学则通过约定的坐标看待圣经。契约神学定义了两个最重要的约定:德行约定(CW)和恩典约定(CG)。第三个约定有时被提到;即救赎约定(CR),它从逻辑上超过了另外两个约定;我们将依次进行讨论。需要谨记的是,圣经中描述的各种约定(如与诺亚、亚伯拉罕、摩西、大卫立的约,还有新约)都是德行约定和恩典约定的彰显。

现在我们开始检验契约神学中细分的各种约定,先从逻辑上优先的救赎约定开始。 根据契约神学,救赎约定是在神的三个位格之间立的约,目的是拣选、赎回、并拯救人类得救恩和永生。正如一位受大众喜爱的牧师-神学家所说,在救赎约定中,“天父为他的儿子选择了一位新娘。”尽管圣经没有点明救赎约定,但它明确陈述了救赎计划的永恒属性(以弗所书1:3-14;3:11;帖撒罗尼迦后书2:13;提摩太后书1:9;雅各书2:5;彼得前书1:2)。更有,耶稣常常把他的使命称为执行天父的旨意(约翰福音5:3,43;6:38-40;17:4-12)。 勿庸置疑被拣选的人得救恩是神一开始造物时就有的意图;救赎约定只是以契约的语言把这个永生计划形成了文字。

从救赎的历史角度看,德行约定是我们在圣经中见到的第一个约定。当神造人时,把人放在伊甸园并下了一条简单命令:“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以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世记2:16-17)。我们能看出在这个命令中的契约语言。神把亚当安置在伊甸园并承诺他永生和后代,只要他服从神的命令。生命是顺服的奖赏,死亡是违背的惩罚。这是契约语言。

一些学者把德行约定看作所谓的主仆约定的一种形式。在这类契约当中,宗主(如国王或统治者)会给下属(如服从者)契约条款。宗主提供祝福和保护,下属以贡品回报。在德行约定的情况下,神(主)承诺永生和祝福于人(亚当作为第一个人类代表仆从),按照契约的规定亚当应该以顺服回报(如不吃那树上的果子)。我们在神通过摩西给以色列的旧约中看到相似构架。以色列与神在西奈山立了约;神将给以色列应许之地,一个重建的“伊甸园”(“流淌着牛奶和密的土地”)、还有神的祝福和抵挡以色列的敌人;以色列以遵守约定的条文以回报。违约的惩罚是被逐出领地(发生于公元前722年由北国征服和公元前586年由南国征服)。 

当亚当无法遵守德行约定时,神立了第三个约,被称为恩典约定。在恩典约定中,神无偿提供给罪人(那些无法遵守德行约定的)永生和凭信耶稣基督而来的救恩。我们看到在人堕落即神预言“女人的后裔”(创世记3:15)之后神马上提供了恩典约定。尽管德行约定是有条件的,它应许顺服得福悖逆遭损,但恩典约定是无条件的,在神恩典的基础上免费提供。恩典约定像似古代馈赠土地协议的形式,即国王把土地作为礼物,没有附加条件。有人会辩论说信是恩典之约的条件。圣经里有很多关于接受神无条件恩典的劝诫,让人自始至终要信实,所以从真正的意义上讲,坚持信实的确是恩典约定的条件。但是圣经明确教导即使得救的信心也是来自神的恩典(以弗所书2:8-9)。

我们看到恩典约定表现在圣经中神与不同的人立下各种无条件的约定。神与亚伯拉罕立的约(作亚伯拉罕的神,亚伯拉罕和他的后裔作神的子民)是恩典约定的一个延伸。大卫之约(大卫的后裔永远为王统治)也是恩典约定的一个延伸。最后,新约是恩典约定的最终表现,神根据我们的心谱写了律法,彻底赦免我们的罪。当我们察看这些旧约中的不同约定时,有一件事是很显然的:它们在耶稣基督里都得以实现。对亚伯拉罕关于祝福全地的承诺在基督身上实现。大卫王将永远统领神国子民的约定也在基督身上实现。 新约更明显地在基督身上实现。即使旧约中也出现恩典约定的暗示:所有旧约祭祀和仪式指向基督——我们的大祭司的救恩(希伯来书8-10章)。这就是为什么耶稣能在山上讲道说他来不是要废掉律法,而是要成全(马太福音5:17)。

从旧约中神不断饶恕人的过犯中也可以看到恩典约定的作用。尽管摩西之约(德行约定的应用)中应许由于以色列违背神的诫命会受到神的审判,但神仍然耐心对待与他立约的人。它常常伴随这句经文“神记着与亚伯拉罕立的约”(列王记下13:23;诗篇105;以赛亚书29:22;41:8);神关于成就恩典之约的应许(根据定义是单方约定)常常超越其权而给德行之约加力。

这是对契约神学的简单描述以及透过约定的视角解释神学。关于契约神学有时会出现一个问题:是否恩典神学将排挤和取代德行神学。换言之,既然旧约已过时,德行约定也废弃了么(希伯来书8:13)?旧约(摩西律法)只是德行约定的一个应用,不是德行约定。再者,德行约定回朔到最早的伊甸园,神应许顺服则生,悖逆则死。德行约定在十诫中进一步得到说明,其中神再次应许顺服以生命和祝福,悖逆以死亡和惩罚。旧约不仅是编成十诫的道德律法。旧约包括关于敬拜神的规则。它还包括在神权和君主统治期间管理以色列国的公民律法。随着耶稣基督,被应许的弥赛亚的来临,旧约的很多方面失去现实价值,因为耶稣成就了其中各类预言和数据(参看希伯来书8-10)。旧约代表“类型和影子”,而基督代表“实体”(歌罗西书2:17)。还有,基督来是成就律法的(马太福音5:17)。正如保罗所说,“神的应许不论有多少,在基督都是是的,所以藉着他也都是实在的,叫神因我们得荣耀。”(哥林多后书1:20)。

但是,这不等于废除道德律法中的德行约定。旧约中神要求他的子民圣洁(利未记11:44),在新约中也要求他的子民圣洁(彼得一书1:16)。如此,我们有义务成就德行约定。好消息是耶稣基督——最后的亚当和我们契约的头,完全成就了德行约定的要求,绝对公义,这就是神为什么把恩典约定赐予那被拣选的人的原因。罗马书5:12-21描述了人类的两个代表之间的状况。亚当代表伊甸园中的人,无法维护德行约定,因而把自己和后人带入罪和死亡。耶稣基督是人类的代表,从在野外受试探一直到加略山,完全成就了德行约定。保罗因此而说,“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 (哥林多前书15:22)。

总之,契约神学把圣经看作德行约定或恩典约定的表现。救赎的整个历史可以看作神不断对恩典约定的揭示,从其初期开始(创世记3:15)一直到在基督身上的实现。契约神学看待圣经是以基督教义为中心,因为它把旧约看作是基督的应许,新约是基督的实现。一些人谴责契约神学在教导“替代神学”(比如教会代替以色列)。这是不属实的。不像时代神学,契约神学没有把以色列和教会作明显区别。以色列构成旧约中神的子民,教会(由犹太人和外邦人组成)构成新约中神的子民;合起来都是神的子民(加拉太书6:16)。所有与亚伯拉罕有共同信仰的都是神约定中子民的一部分(加拉太书3:25-29)。

关于契约神学还可以说很多,但重要的是记住它是理解圣经的解释佩带。如我们所见,它不仅是读经的解释佩带。契约神学和时代神学有很多区别,有时关于二级教义会导致相反结论,但两者都遵循基督教信仰的核心:救恩只靠恩典,藉着对基督的信,让神得荣耀!


返回中文主页

什么是契约神学,它符合圣经么?